】 【打 印】 
宮同喜:“脫歐”影響英國外語教育
http://www.CRNTT.tw   2020-04-21 13:34:41
  中評社北京4月21日電/宮同喜:“脫歐”影響英國外語教育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宮同喜(上海外國語大學語言研究院、中國外語戰略研究中心)

  2020年1月,英國高等教育研究所發布一份名為“外語危機”的報告,呼籲英國政府重視外語教育。讓人感到違和的是,1月底,英國正式脫離歐盟。“脫歐”一方面消解了近年來英國發展外語教育的種種努力,但另一方面也提供了一個機會,即讓英國重新審視國內豐富的語言生活,將移民、社區語言由“問題”轉變為“資源”,提升國家外語能力。

  “脫歐”對英國外語教育的直接影響,體現在教師聘用和國際交流兩個方面。首先,因為“脫歐”,英國依賴歐盟國家補充外語師資的做法面臨困難。英國高校外語專業規模向來不大,近年來還面臨頻頻關停的窘境,無法為中小學提供數量充足的優質師資。為補充教師資源,英國一些學校紛紛從西班牙、法國等歐盟國家聘用外語教師。目前在英國,70%左右的中學擁有一名或多名歐盟國籍的外語老師。“脫歐”後,不少學校對如何招聘和留用這些外籍教師表示關切。訪談中,有外籍教師表示,正在考慮離開英國,到歐盟其他國家工作。其次,因為“脫歐”,英國外語教師參加歐盟教育合作項目的機會減少。2011年,英國退出“歐洲現代語言中心項目”以後,目前僅參加“伊拉斯謨”等少數項目。“脫歐”後,英國能否繼續參加這些項目,前景不明。一旦退出這些項目,教師共享教學資源、借力國際經驗,學生國際交流、海外研究的機會都將大幅減少。這對外語教育,特別是發展歷史較短、教育資源相對匱乏的非通用外語教育的打擊尤其明顯。

  與顯性影響相比,“脫歐”對人們外語學習態度的負面作用不易察覺,但影響更大。因為“脫歐”,人們對外語學習的態度更加消極。進入21世紀以來,特別是近10年來,英國發布 “國家外語戰略”“面對未來的外語教育”“外語危機報告”“國家外語複興計畫”等報告,改革國家課程標准,倡議重視外語教育。社會各方,如家長、學校和企業,也普遍承認外語的重要性。例如,在課程改革、教育進展和就業需求等各項大規模調查中,超過90%的受訪者認同外語的重要性。但是,認可外語的重要性,并不等於把外語教育或語言能力置於優先地位。在學生方面,參加“普通中等教育證書”外語科目考試的學生逐年減少,所占比例已經由20世紀末的80%左右下降到2018年的43%,縮水接近一半。在學校方面,一種較為普遍的觀點是,外語教學應該為英語、數學、科學等學科讓路,特別是當學生的英語、數學等學科成績不理想時,更應如此。就用人單位而言,2019年的調查中,僅有1%的用人單位會將“外語能力”列入畢業生最應具有的3項素質之一,遠低於“態度與資質”“學科專業”“工作經歷”等方面。用人單位“招聘時優先選擇的專業”中,外語專業也遠遠落後於科技、工程和數學、商業科學以及社會科學。總之,英國社會各方對於外語的基本態度是“重要但不必需”。“脫歐”或進一步強化了這種心態。當問及“‘脫歐’對外語學習態度的影響”時,34%的受訪者認為,“脫歐”對家長、學生等各方的態度產生負面影響。
<nextpage>
  “脫歐”在優質師資、國際交流、社會心態等方面造成的負面影響,會消解英國近年來推進外語教育的努力。英國議會於2019年提議實施“國家外語複興計畫”,號召進一步推進外語教育,具體措施包括“增加國際交往機會”“提供充足的優秀師資”“全面參加歐盟語言教育項目”“鼓勵社會各方充分認識外語的價值”等。但是,因為“脫歐”,這些措施的實施都會受到制約。

  在各種不利影響中出現的一個積極的信號是,語言背景多樣的學校,對外語學習保持積極態度,并未受到“脫歐”的影響。調查發現,一所學校裡,母語不是英語的學生越多,學校對外語學習越重視,外語教學課時安排越多,態度越不容易受到“脫歐”的負面影響。這一點與之前的調查結論一致。英國文化委員會、英國科學院之前的多項調查顯示,語言背景豐富的地區,對外語學習的態度一般比較積極。例如,肯辛頓地區參加普通中等教育證書外語考試的考生是米德爾斯堡地區的4倍多,而倫敦地區參加普通中等教育證書外語考試的學生比例明顯高於其他地區。

  國際交流受限,而國內母語不是英語的學生又有較強的動機學習自己的母語,這為英國外語教育發展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與一般想象不同,英國并不是單一的英語國家。在英格蘭和威爾士,大約7.7%的人口其母語不是英語。在英格蘭公立中學和小學中,母語不是英語的學生比例分別占到15%和19%,人數超過100萬。在一些大城市,這一比例更高。在倫敦,中小學生使用的語言種類達到300多種,曼徹斯特200種,伯明翰108種。使用人數較多的語言包括中文、土耳其語、阿拉伯語、波蘭語等。在過去,國內居民和學生使用的這些語言,往往被視為融入英國社會的障礙,是一種社會問題,其教育得不到充分重視。除了2015年實施的“中文培優”項目之外,尚未見到針對其他語種的促進計畫。相反,劍橋考試局於2014年終止了非通用外語的“財富語言項目”測試,2017年起終止了普通中等教育證書考試中的日語、土耳其語等語種考試。取消相關能力評測,導致學習者無法證明自己的語言能力,嚴重打擊了人們學習這些語言的積極性。

  “脫歐”後,英國外語教育面臨較大挑戰。在國際師資聘用、國際交流合作等方面的負面影響短期內不易消除的情況下,英國應充分利用國內語言資源,響應移民及其後代發展祖語的願望,帶動全社會學習外語的積極性。

          
】 【打 印】 【評 論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