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 
寧波特級教師:大陸羨慕台灣對文言文的重視
http://www.CRNTT.tw   2015-12-10 01:03:03
浙江寧波教育局教研室調研員褚樹榮教授。(中評社 黃文傑攝)
  中評社桃園12月10日電(記者 黃文傑)浙江寧波教育局教研室調研員褚樹榮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兩岸透過語文教學觀摩,可以“相映成趣”,他也比較過兩岸國語文教材編寫,“非常羨慕台灣對於文言文的重視”,坦言這部分台灣做得還比大陸還好,對於台灣傳出抱怨文言文比例太高,直言可以的話,不要輕言刪減。

  2015海峽兩岸語文教學觀摩在桃園慈文國中登場,特別邀請來自寧波市北侖區濱海國際合作學校特級教師翟躍老師以及寧波市鄞州高級中學副校長(特級教師)張全民老師,以鍾理和及簡媜的作品為教學素材,分別進行兩場精彩的示範教學。

  本身是浙江省語文特級教師,也是寧波市特級教師協會秘書長褚樹榮,活動開始之前,接受中評社的訪問。

  他提到,早在6年前就來過台灣,開始投入兩岸語文教學觀摩,足跡走遍新北、屏東、台南與桃園等地,兩年前同月同日也來桃園慈文國中,回顧這6年的兩岸交流,課堂感覺“大大不同”。

  褚樹榮教授表示,兩岸交流愈來愈頻繁,特別是大陸沿海寧波,光這兩年之內,就舉辦兩次海峽兩岸語文教學觀摩,透過交流,彼此都走向對方,因為從對方眼中看清自己,有了參照,知道我在甚麼地方,走向哪裡,看得更清楚。  

  好比台灣課堂,教師與學生特別關注文本的整體,老師是促進與引導者,相對於大陸課堂,對於局部細節品味比較好,老師在意自己的才情與教學藝術,要在課堂發揮淋漓盡致。

  他引述“執其兩端”、“允執其中”來形容兩岸語文教學換來的巨大收穫,台灣與大陸的教學與教育,應該“加起來除以二”,會得到最棒的答案。

  褚樹榮說,過去兩岸分隔太久,彼此不知道對方的教學理念,自己朝自己的路走,原來都沒有比較,就好比兩部道上跑的車,現在透過交流觀摩,有了交叉成分,就形成“相映成趣”。
 
  他認為,過去這6年的語文教育交流互動,漸漸看到成效,彼此從對方看到長處,看到自己欠缺與不足,這對雙方發展有利。

  面對台灣可能政黨輪替,政局的不明確,褚樹榮話說得很保守,認為如果邁向對方的腳步停止了,這是非常可惜,因為對方好比一面鏡子,照見自己身上缺乏甚麼,彼此互動,不應該隨著教育領域其他因素以外的影響。

  中評社好奇,台灣向來是升學考試引導教學,大陸是否也深受其害?

  褚樹榮坦言,“應試教育”應該是東亞文化圈共同的現象,好比日本韓國大陸台灣香港都是如此,就連PISA (the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
,大陸在語文類就取得第一名成績,相比於香港與台灣,大陸比較領先。

  “這意味考試教育大陸做得好?”他說,到底該不該讓應試教育,做的比較扎實,存在一種討論,從教育行政來看,不主張老師抓太緊,但對老師與學校,基於質量問題又必須抓得特別緊。

  中評社採訪過程,褚樹榮教授直言:“非常羨慕台灣做得比大陸比較好”,這個羨慕竟然是台灣對於文言文的重視。

  褚樹榮說,他比較兩岸課程設計教材編寫,台灣可能更重視中國傳統文化的教育,台灣國文教材,文言文的比例遠遠高於大陸,文言文可以說是,中華文化的結晶,光以高級中學來看,分成“必修”與“選修”,台灣單獨把“四書”作為選修,反觀大陸出很多選修教材都是綜合類,不可能單獨把四書做為選修。

  他分析,大陸對於文言文的比例,專家或一線老師也有不同聲音,大多數認為中國傳統文化很重要,學校課程應該要加強,少部分認為,當代性與世界性要加強。

  褚樹榮說,大陸以往太不重視文言文,反觀台灣教材文言文這麼多,況且把四書等經典當作選修,“這是應該的、太好了、值得學習”,如果不是政治因素考量,建議不要輕言刪減。

  他認為,文言文的重要在於告訴我們,為何變成華人,從哪裡來,走過怎樣路,這跟承受中華文化傳統有關,不理解何以成為漢人華人,不知道怎樣來,就不知道往裡走,傳統文化很重要。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 


          
】 【打 印】 【評 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