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第6頁 第7頁 第8頁 第9頁 第10頁 第11頁 第12頁 第13頁 第14頁 第15頁 第16頁 第17頁 】 
大膽思考 兩岸能否達成和平協議
http://www.CRNTT.tw   2008-11-16 00:38:29
邱進益
 
  但是大陸的反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約兩個月之後,楊尚昆主席(對台工作小組組長)在接見泰國華僑領袖的場合,堅決否定兩岸簽訂和平協議的可能性,他說這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絕不可行。他定調之後,兩岸間的學者就說邱某人的意見了無新意、不值一談,從此消聲匿跡。

  儘管如此,我擔任海基會秘書長之後,到大陸進行辜汪會談預備性會議之時,大陸方面不斷放消息,希望我可以去談兩岸終止敵對的協議。可惜那時候,我在海基會是做小媳婦,政治性的話題連接都不能接,我不能和大陸談判。後來,輾轉從記者朋友那邊得知,因為陳長文(時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去的時候,拜會國務院副總理吳學謙,而我又是去談辜汪會談的預備性會議,因此接待層次更高,如果我要談終止兩岸敵對或國際空間議題,大陸擬由副總理錢其琛出面,如果要談經濟議題,可能會由朱鎔基出面;但因為我當時有許多限制,沒有任何可能性談政治性議題。

  我仍記憶猶新的是,當時辜汪會談預備會議曾簽了八點協議,到人民大會堂拜會汪老時,汪老先生還拉著我的手說,台灣需要國際空間的聲音他們聽到了,他們也了解,但是所謂的國際空間究竟應該包含哪些方面,希望我們坐下來談。這話很合理,但我有“陸委會”的命令,祗能回答“您的意見我知道了,我會把您的意見帶回去”。坦白說,那是個很好交換意見的機會,可惜白白錯過了。

  所以這次杭州會議,國台辦打電話邀請我參加,我就大膽提出一份《台灣海峽兩岸和平合作協定草案》。我的感覺是,和平發展已經經過胡錦濤拍案定版,大陸任何單位應該不會改變此走向,而和平發展到底要如何發展,雙方到現在都還看不到一個具體架構出來,不管是時程表或具體內容都沒有。

  所以,我大膽嘗試提出,根據我過去從在總統府研究“終止動員戡亂時期條款”、到“國家統一綱領”和“一個中國”含意的經驗,盡量避免雙方可能觸及到的痛處,沒有任何政治符號在里頭,所用的文字都是非常中性,即使是題目本身都用地理名詞“台灣海峽兩岸”,希望能夠被雙方接受。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第6頁 第7頁 第8頁 第9頁 第10頁 第11頁 第12頁 第13頁 第14頁 第15頁 第16頁 第17頁 】 


          
】 【打 印】 【評 論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