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第6頁 第7頁 第8頁 第9頁 第10頁 第11頁 第12頁 第13頁 第14頁 第15頁 第16頁 第17頁 】 
大膽思考 兩岸能否達成和平協議
http://www.CRNTT.tw   2008-11-16 00:38:29
 
  兩岸退休外交官可先溝通接觸

  邱先生提的“兩岸和平合作協議”,是個大格局的文件,從長期的角度來看,也非常有必要,但它的難度比我們當年單方面提出的“國統綱領”要高得多,也要複雜得多。第一個問題是我們內部能不能得到共識,因為有人主張“獨”、有人主張“統”,多半的人更主張暫時“維持現狀”。進一步講,對於大陸來說,有人覺得太快、太先進、太早了。我覺得,這就是《中國評論》正在做的溝通工作,我們自己內部先要找人談、不斷地談、找不同的人談,有了共識再找大陸談;像兩岸共同市場這種機制,目前祗是一個目標,沒有具體內容,立即要想推動是不切實際的。

  像這次在杭州、長春的研討會,大家都發表意見,可是沒有充分溝通。所以我就提了意見,我們兩岸有許多退休的外交官和大使,可以先私下非正式地談談看,坐下來把問題找出來。當大使時為維護國家利益,各有各的立場,但退休後,比較會有超出國家利益的高度,而從民族利益、區域利益、世界利益來看問題。

  去年我曾參加一個在美國康州舉辦的世界和平會議,當時我就曾建議亞太地區的退休大使創立一個促進世界和平的非政府組織,來協助解決區域性的爭端,因為退休的大使比較不會爭名奪利,且經驗豐富,有解決爭議的經驗。我的靈感來自當時會中有人報告成功調解尼泊爾內戰的案例,是由一位退休的印度駐尼泊爾大使促成的。今年一月,我應邀參加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同類的世界和平會議,碰到了這位印度大使和聽到他促成尼泊爾八個黨派和解的經驗。

  今年5月尼泊爾已經廢除王室成立共和制,從247年的君主制度轉變到民主制度,這要歸功於這位前印度駐尼泊爾大使的調解,透過對話,以和平方式使尼泊爾走向民主制度。我深深感到兩岸的溝通不夠,既然一位印度駐尼泊爾大使,善用過去當大使時對尼泊爾的了解,放開本身國家利益,幫助尼泊爾民主化,促進和平。相信兩岸問題,也可以運用雙方退休大使先做些非正式的接觸,找出問題的根源,尋求解決的途徑。過去是鬥,現在要和。

  可成立一個“兩岸防治疾病聯盟” 再由此聯盟推薦台灣做WHA觀察員

  邱先生提出的協議草案,寫得很好,可惜我們內部還沒有共識,更不用說兩岸的共識了。加上構架這麼大,所以更加要多談,拿出去談。譬如說其中有關台灣國際空間問題,以WHA為例,這個問題也一樣可以先由兩岸退休大使先討論。大陸怕的是,若讓台灣成為觀察員後,一旦民進黨再度執政不承認“九二共識”,仍然要求獨立,將來很可能利用WHA論壇處處與大陸作對,就不如慎於始,阻止我們進入聯合國附屬機構,以免日後滋生困擾。

  我倒有個顧到雙方利益的辦法,如果兩岸都能為對方著想,或可先建立兩岸合作機制,如聯盟、夥伴關係。兩岸如能先簽一個“兩岸防治疾病聯盟”,再由大陸主動推薦我們以聯盟成員身份進WHA做觀察員,要是有一天“兩岸防治疾病聯盟”不存在了,台灣就自然喪失觀察員身份。先決條件是雙方要合作而不是對立。這是一個很不成熟的想法,需要有實務經驗的人去進一步研究,當然學者專家也可注入創造性的意見。

  一中問題一定要解決 否則兩岸關係走不下去

  我在羅馬演講時談過“一個中國的問題”,大陸說“一個中國原則”;我們也曾說“一個中國原則”,但卻是“一中各表”。大陸認為台灣是地方政府,大陸是中央政府;但我們“國統綱領”是採用“一個中國的目標”,統一是我們的目標,但中間還有過程。我一直勸搞台獨的人,不要寄望獲得美國、日本的支持,因為他們都採取“一個中國政策”。換句話說,對大陸是“法理承認”,對台灣是“事實承認”,不支持台灣獨立,不反對中國統一。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第6頁 第7頁 第8頁 第9頁 第10頁 第11頁 第12頁 第13頁 第14頁 第15頁 第16頁 第17頁 】 


          
】 【打 印】 【評 論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