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 
英語在嶺南傳播的歷史與影響
http://www.CRNTT.tw   2006-03-08 22:42:14

  南海諸島近代爲外來勢力侵犯和霸佔,幷以這些國家語言命名,其中以英語地名多種多樣。一是用英語譯我國漁民習用地名,如盤石嶼英語稱Passu Keak、中業島稱Thi-Tu、渚碧礁稱Subi,Soubae、太平島稱Itu-Aba、景宏島稱Sin Cowe等。二是用外國人姓名作爲島礁地名,如東沙島稱Pratas、鄭和群礁稱Tizart Bank、信義礁稱Ist Thomas Shoal、南鑰島稱South Island of Horsburgh、禮樂灘稱Reed Bank、樂斯暗沙稱Lys Shoal等,佔我國已經公佈南海諸島部分地名252中21個,另有30個地名可能爲外國人姓名作地名的,如樂西暗沙(Phillips Shoal)、布德暗沙(Bassett Shoal)、美溪暗沙(Smith Shoal)等。三是以船艦號爲地名,如中沙群島稱Macclesfield Bank、宣德群島稱Amphitrite Islands、黃岩島稱Scarborough Reef等,這類地名有25個。僅這三者地名達76個,佔總數302%。另還有以動植物、世界地名、方位、地形特點命名英語地名,顯示我國領海無權時代,英語地名景觀在南海海疆何等普遍和觸目。這些地名現已隨著新中國成立標準化處理,大部分成爲歷史。

  在廣州也有個別英語歷史地名,如長洲島上柯拜船塢(Couper Dock)爲1845年英國人柯拜在島上所建中國第一座船塢得名,沿用至今。汕頭有英國人德謫(Deuzie)1862年創辦“德記洋行”,至今有“德記前”地名。台山市上川島有方濟各•沙勿略(Franciscus Xaverius)墓堂,爲1552年病死島上葡萄牙教士沙勿略葬地等,都是一些小地名。

  三、建國後到改革開放前:萎縮傳播階段

  建國後相當長一段時期,我國爲外國敵對勢力封鎖和禁運,中西文化交流基本中斷,英語傳播在我國受到很大限制而處於萎縮狀態。在“全盤蘇化”主宰下,俄語取代英語地位,英語在大多數學校成爲小語種,在廣東也不例外。如中山大學經濟地理1962年級23名學生中,學英語僅有5人,佔21.7%。英語在社會使用機會大面積减少,多限於必要公事往來,甚至將學英語與叛國投敵相聯繫,許多人不得不退避三舍。新增詞彙甚少,祗保持傳統英語景觀。一些用詞也廢弃不用。如米突(metre公尺)、柏紙簿(pad拍紙簿)、葛朗瑪(grammar語法)、德律風(telephone電話)、生風尼(symphony交響樂)等。但廣東畢竟又是我國對外交流窗口,港澳存在和華僑以及外貿往來,仍使英語保持一定空間,祗在商貿、旅遊、僑務、外事群體和部分大中學校中仍佔相當地位。例如,70年代前後,廣東在全國最先引進快巴(fiber化纖)、Decron(的確凉)等紡織品用語,幷擴布全國。

  四、改革開放以來“英語熱”

  1978年以來,廣東作爲我國改革開放前沿地區,與西方國家建立千絲萬縷經濟、文化、社會等聯繫,社會發展需要使英語以前所未有規模和速度在我國首先在廣東傳播。無論學校、傳媒、科技、旅遊等各行各業,還是從廣州、深圳等中心城市到邊遠山區城鎮,英語作爲一種新潮文化現象,不脛而走,佔領廣大文化空間。如據有關報道,廣州市政府規定到2002年底全市2.6萬部出租車都安上英語揚聲器。從2004年起,英語口試將正式成爲中考內容。說明英語有非常廣泛群衆基礎,進入社會生活各個層面,成爲公共生活一部分,是僅次於漢語之外使用者最多一種語言,出現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興盛局面。而近年新潮口語更風靡在香港、廣州、深圳等城鎮乃至珠三角各地,幷融合爲日常用語一部分。如波士(boss)、阿Sir(警察)、愛滋病(Aids)、士多啤梨(strawberry草莓)、copy(復印)、part time(兼職)、柯(call打電話)、吧女(bargirl)、裸跑(streaking)、因特網(internet)、派對(party)、酷(cool)、基佬(gay)、作秀(show)等。有些用語甚至傳到山區小鎮,如廣東揭陽古溪鎮1991年之前幾乎無人會講普通話,1992年以後涌進大量民工,不僅普通話,連一些英語口語也流行當地,如stick(的士)、mummy(媽咪)、MTV(音樂電視)、BB崽(baby嬰兒)、daddy(嗲的)、store(士多,商店)等。至於在家庭使用,香港、廣州等情况不一。有研究顯示,1996年香港5歲以上居民習用英語人數總共爲184308人,佔全港5歲以上總人口3.1%,僅次於使用粵語人數(88.7%)。廣州雖無相關資料,諒這個比例不可能超過香港。所以香港是嶺南英語最流行省區。至在教學、會議、旅遊、購物、廣播、影視作品、文藝演出、宗教活動以及車站、碼頭、機場等公共場所出現口語環境,經常使人感覺出來。粵語中英語藉詞是現代漢語公共用語和各方言交流中最多的,以日常生活用語爲主,在口語中流行。藉助于香港電視、粵語流行歌曲和其他傳媒擴布至內地和仿效,如happy(快樂)、tip(小費)、party(聚會)、soft(軟)、sorry(抱歉)等,已風靡全國大小城鎮,尤爲年青一代口頭禪。據廣州零點調查公司對全國10大城市4030個被訪者調查結果:近六成市民會英語單詞,而廣州則達八成人愛用英語單詞,常用有“OK”、“yes”、“bye-bye”、“thank you”、“no”、“sorry”等。改革開放以後,書面語在廣東使用呈雨後春笋之勢。在報刊雜誌、圖書出版物、各種文件、報告、商品說明、郵件、網絡、公用建築,乃至招牌廣告等都有所表現,也至爲觸目。英語在某些場合或考核,成爲一種必要條件,甚至超過漢語重要性。如職稱評定、技術考核、出國留學、入學考試等,都要通過英語考試,由此引發“英語熱”達到歷史顛峰。據有關統計,目前粵方言中英語藉詞約有400多個,大部分是新詞。而1949年前舊藉詞約有160多個,有些是近年隨香港文化傳入而復活的。而在特定歷史背景下由英語、國語和粵語整合形成“港式中文”,也傳入廣東,繼及內地一些城市。港式中文在構詞、語法、句式方面都有自己特點,與標準漢語較大差异,如常用“有”作動態動詞:“當局證實至少有找到六十二具尸體”。廣東方言、報刊,尤其流行文化、商業文化中即深受其影響,在影視、歌曲、廣告詞中大量使用港式中文,又在漢語中夾帶英語單詞,如“今日睇真D”、“我唔like it”等。這到處可見,由此造成對漢語純潔性沖擊,是值得重視的一個問題。另受外國地名影響,一些大型建築物或社區冒出一些英文地名,如廣州即有蒙地卡羅山莊(Monte Carlo Village)、萊茵花園(Rhine Garden)、奧林匹克花園(Olympic Garden)、澳洲山莊(Australia Village)等,這些地名因悖于國家有關管理規定,引起有關方面注意和批評,是當前廣東地名管理中一個較爲突出的問題。 

  五、結語

  以區位和歷史及社會經濟條件等優勢,嶺南是英語在我國擴布歷史最早、影響最深遠的地區之一。在它不間斷的傳播進程中,在各方面産生重要景觀效應,幷被融合爲廣東方言一部分,使嶺南文化塗上更多的西方文化色彩,幷以此甲于其他區域文化。在當前“英語熱”風行全國的態勢下,嶺南各省區在繼承和發揚這一優良歷史傳統的同時,應從英語文化景觀各個要素和層面上,充分重視它傳播的積極效應,預防它的某些負面影響,使之走上健康發展道路。

  (作者:司徒尚紀,原載《嶺南文史》,2003年第4期,合作許桂靈)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


          
】 【打 印】 【評 論

 相關新聞: